当前位置:鳌江财经女孩小馨(12)
女孩小馨(12)
2022-12-20

那人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:“她爸爸是我们单位的,她打小就是我们看着长的。”

秦思雨充耳不闻地,走进厨房,将盘子放到桌上,坐到小馨的对面,一句话不说地望着她。

小馨从作业本上挪开眼睛,问:“你家蒸蛋饺啦?”

秦思雨说:“是呀,我家里来客人。做了好多菜。”即而问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小馨摇摇头:“正在烧饭。还没有做菜。”

秦思雨起身说:“我来帮你热菜。”

她打开碗柜的那扇小门,一股熟悉的腌火葱的气味扑鼻而来,扣肉,蒸菜,腌鱼,各有满满的一大碗公。秦思雨呆呆地,脸伸到碗柜里面,嗅着那五味杂陈的空气。眼泪漫漫落了下来,顺着小脸落到橱板上,她伸出舌尖,将嘴角的眼泪舔进去。

冬天真的来了,北风像学校里的男孩子一样,吹着响亮的口哨,在田野里、大街上跑来跑去,一点都不觉得累。树干、草根、玻璃上清晨都积著一层薄薄的白霜。孩子们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袄,小馨的爸爸领着她,去裁缝铺里做了新衣服,新棉花絮作里子,套面自己挑,小馨选了朱红色的丝绒面料。裁缝铺里有削价的呢子布,小馨帮爸爸选了一匹深灰色的布,做一条过冬穿的厚裤子。关于自己的外套,她嘱咐裁缝,要裁成斗篷式的短大衣,千万记得:不要在背后钉一个棉帽子,不要在双襟上缝几只口袋。领子要做成披领,围边缀一圈细细的白色蕾丝花边。裁缝钦佩地听着,不时对爸爸点点头,做出的表情是:“你看看你这个女儿,她多么能干。”

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小馨吩咐爸爸,买些什么小菜。快要考试了,秦思雨天天和小馨一起做功课,她们温书的时候,爸爸就坐在一边,守护着炉里的烤红薯。打开两个小孩的书本、作业本,里头都落着红薯印和乌黑的指渍。小馨炫耀地考问他:“爸爸,你知道白驹过隙,逝川之水,都是表达什么的吗?”

爸爸摇摇头:“不知道嗳,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”

小馨就满意地笑了,说:“我就晓得你不知道,说了你没有我行,你还不承认。”

爸爸虔诚地问道:“那这两个成语表达什么涵义呢?你告诉我。”

小馨咬文嚼字地解释:“白驹过隙,就是白马一跃而过的意思,逝川之水,就是水流得很快的意思。它们都是描写时间的,时间很快很快的过来了的样子。”

爸爸心悦诚服地服输道:“唉呀,我真的是不懂,看来真的不如你行。”

小馨听了很难为情,很得意,咯咯咯地笑,拿作业本蒙住自己的脸。秦思雨嫉妒地问道:“这两个词我怎么没学过呀?”小馨说:“其实我是在古汉语词典上看的。”

烤熟了的红薯从炉膛里拿出来,满屋子暖暖的芬芳的香味儿。爸爸催两个孩子趁著热快些吃,因为知道他喜欢吃烤焦的红薯皮,于是两个孩子都慷慨地将金色的红薯外裹的一层焦黑的皮剥下来,给小馨爸爸吃。

夜晚的街道上风冷冷地旋起一阵又一阵,店里打烊了,有人来找爸爸去茶馆打牌,如今他是常常去茶馆的,自从妈妈走了之后,夜里守完生意,他总会去茶馆打一会儿牌,邻居搓麻将缺一个角儿,也会拉他上桌。剩下两个小女孩在家,窗外传来沙沙的响声,细细的,软绵绵的。秦思雨趴到窗玻璃上一看,是雪珠子打在竹叶上的声音。两个孩子兴奋得不得了,披着厚厚的棉被跪在床上,鼻子贴在窗玻璃上看雪。世界真静啊,也许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下雪了,只这两个孩子醒著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